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印象志

见闻与思想

 
 
 

日志

 
 

古典音乐怎么了?(二)(转载)  

2011-04-11 20:56:48|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用有道阅读看到这篇好文,希望和大家分享。我的看法是:我喜欢古典音乐。古典音乐并非那么神秘,欣赏音乐要因地因情,就是说什么的心情下听什么样的音乐,什么样的环境中听什么样的音乐,不要被乐评家那些他自己的个人感受所迷惑,自己听来愉悦,好听就是了。

以下原文转载自译言 - 编辑荐读

原作者:
来源What Else is Wrong with Classical Music
译者dengdengtian

古典音乐怎么了?(二)

  在上一篇文章《古典乐怎么了?》里面,我探讨了古典音乐在如今的西方世界逐渐边缘化的原因。那篇文章以局外人的眼光探究了大众对古典音乐敬而远之的原因。在这篇文章中,我打算从当局者的角度谈一谈古典音乐。我会采取更为主观的方式来论述我在当今的古典音乐界中所发现的问题。

  我在古典音乐界中也算摸爬滚打多年了,我当过作曲家、乐评人、学者、老师、经纪人和演出管理人员。和局外人不同,我看到这个圈子存在很多隐藏的问题。尽管有些问题在许多人看来根本不构成什么问题,但是它们确实对于现今的古典音乐产生了不良影响。我相信,如果这些问题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那么随之而来的改观就将是微妙且深远的。

注重经典

  古典音乐不乏经典作品,但真正称得上大师的作曲家却人数寥寥。剩下的那些作曲家——那些没有半身塑像卖的——通常无人关注。我并不质疑作曲大师们的成就,巴赫、贝多芬和勃拉姆斯都写出了伟大的作品。然而,我不认同某些人的观点,即经典作品的形成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是由“少数精英”的贡献构成的(要真正接受这种观点必须完全相信我们这个世界的公正性)。同时,我也不认同说只有大师级的作曲家才值得关注。

  当然,大师会带来某种明星效应。乐团通过演绎这些作曲家的作品,培养出了一种相似的品味、固定的观众群以及固定的演奏曲目。几乎没有哪个乐团胆敢不演出大师的名作,因为这样做就意味着演出血本无归。但他们也清楚,自己只能靠演奏这些作品来吸引观众。

  另外,注重经典使得古典音乐会演奏曲目不断重复自己、毫无新意可言,人们不得不全盘接受这种沿续了好几代的演奏安排,这是一种文化上停滞不前的表现。在古典乐界,只有早期音乐运动(early-music movement)是个例外,它推动了整整一个世纪古典音乐的丰富与重新评估。但如今的早期音乐研究者也安于现状,他们自己的演奏曲目照样裹足不前。

快餐文化

  在其他方面,古典音乐也越来越一成不变。几乎每个主要的西方国家城市都拥有自己的交响乐团,有些城市还有歌剧团、合唱团、室内乐演奏团体,每一年都会举办系列音乐会和钢琴独奏演出。但如果论及音乐团体的特色的话,又有几个乐团是独树一帜的呢?


  纽约的Le Poisson Rouge乐团将古典音乐会的演出场所放在了酒吧内;法国的一家六重奏打击乐乐团Les Percussions de Strasbourg也很有自己的风格;我的家乡多伦多有一家叫做Opera Atelier的乐团,是世界范围内为数不多的演出巴洛克歌剧的团体之一;另外还有一家the Esprit Orchestra,他们专门演出现代交响乐作品。可惜这些团体只是少数而已。往往人们从一个城市前往另一个城市,所听到的演出全都大同小异,还不如就待在自己家里算了。

解放音乐第三世界

  你是否知道,在古典音乐界里也分第一、第二和第三世界?其中第一世界国家诞生了众多音乐大师,比如说德国、法国、奥地利、意大利和俄罗斯,来自这些国家的大师们几乎垄断了全部古典音乐经典作品。第二世界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日本,以及其他没有出过顶级音乐作曲家的欧洲大陆国家(像荷兰和瑞士)。这些国家有拥有高水平的交响乐团、歌剧团等等。与此同时,从古典音乐商业角度而言,这些国家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第一世界国家的形成来自于不可抗拒的历史因素,而第二世界国家的形成就与金钱利益分不开了。

  下面就来谈一谈古典音乐中的第三世界国家,在这批国家中,古典音乐也是有其存在价值的,但这种价值在全球范围来看却是微不足道的。如果亚美尼亚、智利或新西兰从此终止古典音乐表演,大概没有人会在意,甚至也没有人会注意。我本人就是来自古典音乐第三世界国家(加拿大)的,因此与第一、二世界的乐迷相比,我对这个问题有更深的感触。在我看来,整个古典乐产业过于集中化,占主导地位的始终是少数几个国家。

  随之而来的现象就是,这个产业的运作模式人为地将世界划分为“重要的”地区和“不重要的”地区,造成全球艺术领域的不平衡。这种做法不仅是专横不公的,它也会剥夺人们展现音乐天赋的机会。全世界有多少人——包括那些热衷于现代古典音乐的乐迷——听过R. Murray Schafer这位杰出的加拿大作曲家的作品?而在其他那些“更为不重要的”地区里,又有多少人的才华被埋没了呢?

 批评(动词)批评(名词)


  我们都知道报章媒体目前陷入了危机,连《纽约时报》都面临破产的危险,整个行业的前景可想而知。为了省钱,编辑们裁员的首选似乎都是拿古典音乐乐评人下手。音乐界有一部分对古典乐十分反感的人士大概对此会说“那帮人可走了”,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报章媒体中的音乐评论内容有着特殊的意义,它事实上使古典音乐在公共生活中保有一定地位。在当今社会中,大众媒体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什么重要、什么可有可无。因此,如果古典音乐评论被抛弃掉(它已经被一些电视和电台节目抛弃掉了),它就真的变成文化中的“隐形”艺术了。有些人会说古典乐评人完全可以在网络上发表观点,的确,网络为我们提供了无限可能,但它却不具备报章媒体的权威性。在网络上,任何人都能发表任何观点,但在报纸上就不能这么做了。

  然而,有时在阅读报纸上所发表的音乐评论时,我也不禁体谅起那些裁掉古典乐评人的编辑来了。与其他艺术门类——戏剧、电影、视觉艺术——中各种审美方式相互竞争相比,古典音乐界似乎只想维持一团和气。其他艺术类评论人文章中猛料不断,什么绯闻啦、丑闻啦绵绵不绝,这与古典乐评人形成了鲜明反差。古典音乐界哪怕真出点儿什么丑闻也没什么新闻价值,而且也不会声张出去。

  这样一来,古典乐评人只能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了:某位女高音歌唱家高音没上去;第三乐章长号声音过响。又有谁会在意呢?如果古典乐评人想为古典音乐保留一点点活跃的文化气息和价值(同时保住他们的饭碗),那他们就不能只写什么没唱上去的高音和吵人的长号了。

音乐学家也没用

  人们往往会将音乐学家与眼看着古罗马火灾肆虐还寻欢作乐的暴君尼禄相比。但是,他们之间还是有两个显著的区别的:第一,尼禄会拉小提琴;第二,至少尼禄还知道古罗马发生了火灾。

  在对音乐学的探索中(我还是个新手),我发现音乐学家是及其与世隔绝的一批人。他们在各大会议上面提交论文,而读者就是他们自己圈子里的人。他们在期刊上发表文章,读者还是他们自己圈子里的人。他们通常对目前活跃的音乐人不感兴趣,对现代古典乐作品也不闻不问(除非他们专攻新音乐研究),当然,他们在古典音乐界的影响力更是少得可怜。

  还是有例外的,比如说芝加哥大学的音乐学家菲利普?格赛特(Philip Gossett),他关于罗西尼歌剧的研究就使得许多伟大作品重现天日;一部分音乐学家的著作仍然可以吸引较为广泛的读者群。但是总的来说,大部分音乐会听众对音乐学家的研究是一无所知的,即便是那些音乐工作者——演奏者、作曲家、评论人等等——也极少关注音乐研究领域的发展。针对这个现状,音乐学家们只是偶尔发发牢骚,抱怨自己不受重视,却没有想到这个局面其实是由他们自己造成的、也应该由他们自己来解决。但事实上,音乐学家们在内心深处对自己这种与世隔绝的状态还是比较满意的。

“艺术管理人员”——他们是干什么的?

  古典乐产业中有许多艺术管理人员,但他们对古典音乐并没有进行过任何系统学习,对这门艺术也毫无热情。或许这样说有失偏颇,筹款人何必要了解贝多芬弦乐四重奏的结构呢?宣传人员熟知瓦格纳歌剧主旋律又有什么用呢?反正他们的工作就是去筹款和宣传而已。

  然而,市场营销成功的原则就在于要了解自己的产品,这样买主才能相信你的话。而“了解”与“关心”又有着必然的联系:关心才能了解,了解才能关心。假如卖主对自己的产品既不了解也不关心,那谁还会去买呢?

  管理人员们一定会说他们确实关心古典音乐,他们全心投入、任劳任怨,挣得比在私营部门少多了。但我不能肯定他们这份勤劳是因为他们热爱艺术,还是因为他们想得到更高的职位。事实上,许多既不了解也不热爱古典音乐的管理人员们在从业几年之后纷纷离开了这个圈子,也许他们找到了自己真正热爱的行业,这对他们而言当然是一件好事,不过往往取代他们的也只是新一批投机主义者。

  要找合适的管理人员并不困难,每年各个音乐学院、音乐系都有大批毕业生,其中很多人根本找不到与音乐相关的工作。在我看来,要成为优秀的艺术管理人员,这个人必须了解并关心这门艺术。希望这样的人越多越好。

古典音乐对在哪儿

  人们总是说批评家的首要任务就是批评。但要批评到点儿上,就不能只讲缺点,还要讲到优点。而就古典音乐而言,优点还是很多的。

  在新一期《城市》杂志(City magazine)中,希瑟? 迈克唐纳德(Heather Mac Donald)认为古典音乐乐迷迎来了黄金时代。她写道:“现在的古典乐乐迷队伍更为庞大,对于古典乐制作与推广的投入也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期。”“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古典音乐世界,比19世纪的巴黎人或维也纳人要丰富得多。”她是对的,今天古典音乐会的演出标准普遍较高;大城市几乎每天都会举办音乐演出;无论是格利高利圣咏(Gregorian chant)还是最新的现代古典作品,点几下鼠标就轻松下载好了。我们还要有什么苛求呢?

  但是,我们仍然希望如此丰富的音乐资源不仅仅拥有小部分受众;希望音乐会曲目不再一成不变,而是能有更大创新;希望音乐团体可以百花齐放;希望古典乐对于其他音乐形式更加包容;我们希望音乐学家对文化做出应有的贡献;希望古典乐盛事能登上媒体头条;希望更多热爱、了解这门艺术的人从事古典乐行业。一百年前的古典音乐拥有这一切,我们希望现在可以把它们重新找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